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她的答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原来师父早就已经算到了。

    陈长生有些感慨。

    难怪最后那次谈话里,师父说就算黑袍有什么想法也不会成功。

    当陈长生在感慨的时候,黑袍的脸色很难看,众人眼里的情绪非常复杂。

    只有魔君看着徐有容的眼神越来越热切,还有敬意。

    难道真的要杀死陈长生?

    商行舟为什么要把这个任务交给徐有容?

    “为什么?”

    黑袍说道:“你们难道不是道侣吗?”

    陈长生与徐有容确实是道侣,还是大陆最著名的道侣,情投意合,无人不知。

    但商行舟确信她可以杀死自己的爱人,平静而且坚定。

    当陈长生发现答案,而不愿意去死的时候,徐有容是最好的执行者。

    没有人会想到,就连陈长生都不会想到,她会杀死他。

    商行舟能够算到这点,并且敢用她做执行者,真是了不起。

    当然,最了不起的还是徐有容。

    ……

    ……

    “还记得十年前在白帝城外我们说的话吗?”

    徐有容看着陈长生问道。

    陈长生找到了答案,而且平静的接受,那么她自然不需要再做执行者。

    那两句话看似同时响起,其实她要稍晚些。

    陈长生记得她说的事情。

    如果你的妻子对你极好,但性情极差,更是个大奸大恶之徒,你会怎么办?

    这个问题是别样红提出来的。

    陈长生的答案是会劝对方,阻止对方继续行恶,一辈子守在对方身边。

    这其实和王之策有些相似。

    唐三十六的答案很干脆——为什么要阻止?大家一起做大恶人岂不快活?

    徐有容的答案则像那天城外的西风一样烈。

    “我会杀了他,再随他一起去死。”

    ……

    ……

    陈长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但今夜的情形与这个问题真的有些相似。

    陈长生知道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非常认真地说道:“不要。”

    徐有容说道:“就要。”

    如果是别的女子说出这两个字,会有些像撒娇,或者是赌气。

    她这时候确实是在撒娇,也是在赌气,但因为神情太过平静,却没有人相信。

    陈长生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死就够了,你不要死。”

    徐有容说道:“我不想骗你,你死了,又如何能阻止我呢?”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有道理,那就一起吧。”

    没有悲痛,没有热切,没有眼泪。

    就这样平静地说着生死与共。

    叶小涟默默流泪。

    吱吱很是生气。

    人们心生敬意。

    教宗与圣女,果然非常人也。

    只有两个人的反应不一样,都很激烈。

    唐三十六愤怒地喊道:“你们两个是白痴啊!还没到最后时刻,扮什么殉情夫妻!”

    黑袍厉声喊道:“来啊!动手杀死彼此啊!我才不信你们真下得了手!”

    “我不是白痴,这时候自然不急着动手,我只是告诉你,我随时可以让你的计划失败。”

    徐有容用一句话回答了两个人的问题,然后望向王之策说道:“你还可以再想一会儿。”

    王之策一直在想在观察在等。

    他还没有等到那个变化,却有些意外地观察到了某些问题。

    那个连接两座大陆的空间通道,明显有些不稳定。

    来自圣光大陆的那道光柱没有问题,即便他在伽蓝寺里观察那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