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2、分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再一次回到来时的冰原之上的颜笑一时觉得有些恍惚。

    就好像昨日她与宁远、程逸三人才在这片冰原上撞破冰面为了躲避无渊的追踪。

    不过转眼,三人的心境却都有了巨大的转变。

    这是颜笑始料未及也是程逸十分不愿意看到的。

    一年前,他们三人在雪原冰狼那里失败后,便着手准备剩下六种丹药的炼制。那六种丹药药材虽不好找,却没有想到,程逸只是让二人相信他,就在半年之后外出取回了六种丹药的必备药材。

    随后他们用了小半年的时间学会了六种丹药的炼制,终于用其中的一种雪仙丸打动了雪原冰狼。

    颜笑知道,程逸能做到如此,背后定是有不小的势力在支持。

    颜笑与宁远身后,虽然有瑶光派这样庞大的宗门,清远道君对于二人的庇护也十分的强势,但此时正值五大宗门混战之际,怕是已经自顾不暇,所以颜笑根本没敢在这种时候再去劳烦宗门。

    可程逸,他看上去来头不小,却又不是五大宗门之人。

    可若是说在天垣大陆上,在这种特殊时期还能够用如此快的速度集齐这些药材,恐怕除了五大宗门就再找不出其他的势力了,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念头在颜笑心底发酵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在与宁远通过气后,她发现,原来二人心中有着同样的想法。

    “二位道友,我们怕是要在此别过了。”程逸深深地看了宁远与颜笑一眼,率先打破了沉默,从怀中取出两枚一模一样的玉烟嘴递给了二人。

    “待颜道友成功结丹后,我想你们可能会需要找我。”程逸看着二人接过他递过去的两枚玉烟嘴,一边解释道:“这玉烟嘴是我们那儿的一种联络器,需要找我的时候,对着这里面吹气,我便会有感应。”

    颜笑接过程逸递过来的玉烟嘴,在手中抚了抚,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颜道友无须用怀疑的眼神看我,再怎么说,你我的命运紧密相连,我不会害你。”程逸看到颜笑眼底闪过的疑惑,有一丝酸涩在心中发酵,他压了压心中那种难受的感觉,叹了口气,“我在的地方是无法使用传音符的。”

    程逸的此番话,算是将自己为何要给颜笑二人玉烟嘴的原因给交待了。

    话已至此,颜笑自然是不可能再去追究其中的原因,对方才自己不由自主露出的怀疑也感到了些许愧疚。

    “你们可以将相见地点刻在玉烟嘴上,我同样也会接收到讯息。”程逸似是对从未使用过玉烟嘴的二人有些不放心,又将使用方法仔细与二人交待了一番。

    “一路保重,程道友。”颜笑看着程逸交待完二人注意事项后,便唤出他的飞行法宝,心底终于有了不舍的情绪。

    程逸说到底是与她有着同样身份的命定之人,在相处不多的日子里,二人从对方身上都能学到很多平日里自己一个人修炼无法体会出的东西。

    颜笑将这种不舍的情绪归为惺惺相惜。

    她认为自己与程逸该是惺惺相惜的那种人。就是一种对对方都十分了解的老友一样的人。

    现在程逸终于是要离开了,也不知再见要多久以后了。

    颜笑自从过上修士的生活后,就对一些事情格外的看得开,比如相聚和分离。

    她知道,修士寿命很长,而且多半的日子都是在自己一个人闭关修炼中度过的。每个人的修炼进度和内容都不同,不可能有一个人永远陪伴在你身边,即便是道友也是一样的。

    所以颜笑很少对谁感到不舍,她知道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这次对程逸有些不舍,倒还是这么多年来少有的情绪了。

    程逸看到颜笑眸光中隐隐藏着的不舍的情绪,心中郁结了许久的情绪忽然之间便散开了。

    不能做道侣又如何?能做她生命中举足轻重的朋友,或许比道侣还要好。

    突然开阔了的心境让程逸这段时间修炼的积累忽然产生了质的变化。

    他就在颜笑与宁远的注视下,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待他再次睁眼时,他已经能够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不一样了。

    筑基后期。这是他迈了许久都没迈过的那个坎,今日那个坎却突如其来又水到渠成地自己就变得平整了。

    离他不远处,坐着颜笑与宁远二人。

    对于突如其来进入玄妙状态的他,二人没有就此离去,而是坐于不远处为他护法。

    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在手炉空间里呆着的赤火察觉到了程逸心境明显的变化,它轻轻叹了口气:罢了罢了,随他们去吧。

    “恭喜程道友,又走在了我前面。”颜笑对程逸的晋升,是发自内心感到高兴,同时也感叹程逸似乎不论什么时候,都走在她前面一步。

    “颜道友无需气馁,你也没比我慢多少。”程逸大方地接受了来自颜笑的祝福,又对着同样微笑地看着他的宁远点了点头。

    “那我们,这便分开吧?”颜笑深吸了一口气,分别不论是如何拖延,都还是要来的。程逸这一顿悟,又花去了一天的时间。

    程逸点了点头,重新唤出自己的飞行法宝,轻轻跃了上去。

    “等你结丹。”程逸不再多言,对着身后摆了摆手,便朝着北方疾飞而去。

    程逸脚下踩着的还是一柄蒲扇,只是那柄蒲扇比他先前在对战无渊时损坏的那一把还要精致,想必是让人送药材来的时候一起送来的。

    “师兄……程逸,是中洲岛之人吧。”颜笑轻轻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了宁远。

    宁远点了点头,拍了拍颜笑的脑袋,唤出他的木舟温声道:“别胡乱猜测了,等哪天程道友愿意告诉你的时候,你自会知道,现在上来吧,我们也该走了。”

    颜笑点了点头,不再朝北边的方向眺望,而是就着宁远伸过来的手借力一跃,轻松地站上了他的飞行木舟。

    “你们真是会享受。”颜笑一边躺在木舟里,一边感叹。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