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生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碧云山顶上那个小山门的一个小角落里,一个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正蹲在墙根下,无声地哭泣。

    婆婆死了。

    颜笑脑海里不断盘旋着这四个字。

    “婆婆”颜笑的嘴默默地上下张合,却是不断无声地重复这个词。

    泪水从她失去焦距的眼眸里滚落,一滴滴,混入脚下的沙土里。

    在这个世界上最爱她、最疼她、最关心她的婆婆没了。就像上一世,她的父母一样,在她七岁的时候,一夜之间就没了。

    七岁,又是七岁。

    为什么,老天总是要在她七岁的时候,夺走她被爱的机会。

    颜笑的记忆,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上一世。

    那年她不过七岁,站在马路边,眼睁睁的看着向她走来的父母,被飞驰而来的货车撞倒。一夜后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就这样,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她,一夜之间成了孤女,在孤儿院一直生活到考上大学。

    十八岁生日那天,身为历史系学生的颜笑,在地摊上看到了一个精致的小手炉,爱不释手。

    摊主见此,说她和小手炉甚是有缘,便讨了个吉利,66元卖给了她。

    结果当晚,颜笑捧着手炉,只觉得心口一凉,便不省人事了。

    再醒来,颜笑却发现自己变成了手足无力的小婴儿,裹着襁褓,被遗弃在草丛里。就在她觉得自己将要饿死之时,却看到了婆婆那张亲切的脸。

    从那天起,婆婆视她如亲孙女一般,将她拉扯长大,待她甚至比对亲孙女还更好。

    “笑笑,快把这个鸡腿吃了,别让筝儿、箫儿他们看见。”颜笑仿佛看到了婆婆那老顽童一般的笑脸,眼泪流得更凶了。

    婆婆再也不见了。

    那个日日护着她的婆婆,那个给了她新生命的婆婆,已经永远永远的走了。

    即便她有着二十四岁的灵魂,却也想像七岁的小姑娘那样,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不断有泪水从颜笑眼中滑落,顺着脖颈,流入胸口,把胸前那个缩小版的小手炉也浸湿了。

    “婆婆,婆婆”颜笑哭着哭着,忽然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

    颜笑拽着挂绳,将贴身挂着的小手炉拉出衣领,却惊讶的发现,这个跟着她来到异世,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小手炉居然在发烫,隐隐冒着银色的光。

    颜笑正待多观察一下,却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倏忽间,小手炉居然又变回了原来那个没有丝毫波澜的小挂件。

    颜笑也不及多看小手炉一眼,胡乱将它塞进衣领,用衣袖抹了把脸,就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

    来人就在颜笑刚站稳那会儿,来到了她的面前。

    “哟,原来这个没用的小杂种躲在这儿偷哭啊!”来人,是碧云山的几个小弟子。看到颜笑脸上未干的泪痕,嘲笑的同时,开始肆无忌惮地打量起她来。

    平日里,他们就看颜笑异常的不顺眼。这个废物,至今还未修炼出真气,比起他们这些普通弟子都要差上许多。可是这样一个废物,却得到老夫人的器重,什么好东西都有她的份!

    这些普通弟子早就想修理颜笑一顿,让她看看什么才是实力!却因颜笑有老夫人护着,也不能真的做些什么。如今老夫人一去世,这群小弟子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让颜笑尝一尝他们的拳头了。

    “感觉如何?小废物?”为首的男弟子欺身而上,负手看着倒在地上,身上原本洁白的衣服,如今却染满血污与鞋印的颜笑。

    颜笑躺在地上,任被人揪散的头发凌乱地盖在脸上,垂着眼睑,上牙紧紧地咬着下唇,一语不发。

    那男弟子见颜笑没有反应,更为恼火,抬脚对着颜笑的腹部又是一脚。颜笑吃痛,却是连哼都不哼一声。

    那弟子更来气,刚抬脚,却被后面的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