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章,宋家长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柳芸曦不关心这件事是如何开始又是如何结束的。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她不觉得死了就是终结了,或许那丫鬟和她一样机缘巧合的也得了新生了。

    左右不是她身边的人,柳芸曦一点都不感到惋惜。

    就像是有些恐怖的鬼神小说似的,丫鬟的死很快的淹没在静谧的院子了,唯一改变的是,原先热闹的落雨轩,已经没有丫鬟仆妇敢去涉足了。

    再加上另一个变化,宋子宽成了嫡子。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柳芸曦正在喝刚熬好的红豆汤,被呛的差点没缓过气来,幸亏红豆已经煮的非常烂了。

    柳芸曦满目的不可置信。

    前世,宋子宽后来确实成为了宋府的嫡子,但是那是在母亲死后,林氏被扶正的情况下!

    而现在,宋子宽才两岁!

    他这么小就成了嫡子!

    这也意味着宋子宽要养在母亲膝下了。

    怎么会?

    母亲不想要那个通房的孩子了吗?

    母亲自己不能生,难道不是打着把通房的孩子抱在膝下的念头吗?为什么母亲事先不同她商量?

    柳芸曦向母亲的院里奔去,脑海里空白一片。

    两世加在一起的记忆都已经不够用了。

    “珠珠,怎么过来了?”陈如娘甜笑的招着手,对着正在抱在怀里的宽哥儿一脸怜意。仿佛怀里抱的是自己的亲生子。

    弟弟,我怎么会有弟弟?

    一个月前,母亲明明还教她不要靠近那个贱人生的孩子,转眼间母亲就把他亲昵的抱在了怀里。

    柳芸曦不得不努力让自己相信眼前的女人是她两世的母亲,而不是一个叫陈如娘的女人。

    她早就从丫鬟的只言片语里知道了全部。

    原来,正真的宋瑜是个哑巴。所以,陈如娘要换了她,保全她的地位。

    柳芸曦的心被刺了一下,很疼很疼。

    宋子宽已经简单的在牙牙学语了,一会唤着爹爹,一会唤着娘,娘。不断的挣扎着。

    小孩子的喜怒哀乐是展示在脸上的,半分都做不得假,陈如娘有些恼意起身将宽哥儿递给一旁的乳母。柳芸曦扫了一眼,是宽哥儿从前的乳母。

    柳芸曦有些无力。

    重生之后,没有一件事情是按着她想的去发展的,甚至连前世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做了改变。

    虽然这两年她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至少今生她以一个柳家之女的身份是没资格对宋家的事指手画脚的。

    陈如娘瞧着柳芸曦愣在门口,这种事情跟小孩子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柳芸曦曾经无数的在梦里梦见自己回到了母亲身边,逃离了死气沉沉的汝阳王府的那份雀跃。

    当她第一眼瞧见陈蕊娘的时候,她是错愕的,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美,这么年轻有活力的母亲。后来得知自己的身份转换,还未回过神来,她已经成了宋瑜。

    她是怨恨的。

    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怨恨谁。

    她只是深深的有一种无力感,明明这是我的人生,却有一种掌握在他人手里的错觉。

    所以她掩饰自己的特殊,顺其自然的长大。

    只是宋玉庭离任在即,她已经等不下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