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一朝重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四月天里,天气就是多变。正午还暖洋洋的,到了傍晚,就无端的刮起大风来。

    乳母杨氏看了眼床上熟的红扑扑的小人儿,起身将窗子掩好,遮挡些许寒意。

    院门口,着了一身织锦的长裙,梳着普通妇人发髻,面容较好的陈氏,此刻她面带担忧,接过随行丫鬟的红漆食盒。

    “曦儿还睡着呢?已经申时了,午膳也未曾好好的吃,按理也该饿了。”陈氏将食盒放到一旁的花梨木雕刻的精致小桌上。

    “夫人放宽心,姐儿的烧已经退下了,就是近日多嗜睡了些。”乳母杨氏退到了一旁。

    陈氏担忧的用手探了探床上小人额头的温度,高烧已经退去,可是陈氏心里松了一口气,却也不敢大意。

    “娘……。”床上的小人似被外面的风声吵醒。听到娘亲的声音低低的唤起娘来。

    “哎,我的曦儿,该醒醒了,可以用膳了。”陈氏微微侧身上前。小心的扶起小人。

    乳母马上拿起一旁的衣物给小人儿穿起来。

    丫鬟柳叶在小桌上摆好食盒。清淡的鸡丝蛋花粥的香气散开来。

    简单穿好衣服的柳芸曦听着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声音,不由面色一红,扑进母亲陈氏的怀里。

    “你呀!”陈氏看着女儿精神气不错,不由的心情好了起来。

    自姐儿一个月前不慎惹了风寒,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了一天一夜,可把柳家上下可急坏了,左右请了好几个大夫,都束手无策。原以为姐儿挺不过去的时候,又奇迹般的退了烧。醒了之后,竟然除了母亲,其余的人都记不起来了。大夫说,怕是高烧烧糊涂了,对脑子有影响。

    陈氏掩下心里的酸涩。看着闺女胃口大开的小口小口的喝着粥,想着这十几天来,闺女只是比平常稍微嗜睡了点,并无其他异常。教她认人,她也一下就记住了。可见脑子倒还是清醒着,左右不过是三岁的稚儿,也记不住什么东西,重新教也就罢了。

    柳芸曦小心的偷瞄眼前陈氏的脸。前世母亲因为常年缠绵病榻,见到的都是一脸病容。大夫说是心病常年郁结于心,药石皆无用,好不容易撑到她出嫁,没过个半年就没了。想起前世的糟心事,柳芸曦不由的一阵烦闷。

    而如今的母亲正值双十年华,肤色白皙细腻活脱脱的一幅美人胚子。全无前世的病态。原来母亲健康的时候是这样的啊。柳芸曦不由的在心里感叹。

    对的,小小的三岁人儿在这次高烧中悄悄的换了芯。里子已经是三十好几受尽岁月蹉跎的妇人了。

    柳芸曦看见了熟悉的母亲,花了几天的时间说服自己,自己只是有幸重活了一回。刚开始沉浸在巨大的不可思议之中,整日浑浑噩噩的。现如今想来倒是发现了几分可疑之处。

    首先前世她可不叫柳芸曦。三十几年的记忆可不是平白无故就没有的。前世她的名字叫宋瑜,母亲都唤她珠珠,瑜字固有美玉之称,而她确实也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可是现在……

    芸曦打量着她的闺房,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上好的紫檀木打造的精致梳妆台,小人儿虽只有三岁,闺房的布置俨然已是样样俱全。前世她的闺房可不是这样,宋家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却因老祖宗爱洁,连她的房里,都曾只分到一只小巧的檀木梳妆盒,别说这整张檀木的梳妆台了。

    “看姐儿今天的胃口,这风寒也好了大半,夫人你放宽心。”乳母杨氏笑着看着见底的小粥,使着丫鬟柳叶将厨房灶头的药汁端过来。

    “姐儿,吃了这药啊,再过个几日便全好了。便可以和小少爷一同出去玩了哩。”乳母糯糯软软的哄着。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