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8章 故事,传说,传奇【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东宫家宴,酒已三巡。

    李旦很委婉的来请问,该要怎么来处理前太子李显?

    按理说,前太子与现太子天然是政敌。前太子倒台,现太子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但是李显和李旦的情况还真是挺特殊,尤其上面还有一个武则天看着,这件事情也着实不太好处理。

    薛绍决定,把这个决定权完全交给李旦。自己和太平公主绝不发表任何一丝的意见。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择身事外,最重要的是,薛绍希望从这一件事情上看到,李旦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他对李显下狠手,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心狠手辣不念亲情的狠角色。以后与他相处要倍加小心,今后的历史该要如何书写,薛绍也就会要颇动一番脑筋了。

    如果李旦顾念兄弟之情放了李显一条生路,那么这个新君大概还值得辅佐一番。

    最起码,他懂得“仁”。

    都说帝王之家无情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要狠心,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魔鬼。当一个人手握权力没有了太多的外来束缚,这个魔鬼就很容易放肆猖獗,这也就是为什么历史上有那么多暴君的原因。

    正因如此,“仁”才显得尤为难得,尤为珍贵。薛绍和太平公主,都不会去辅佐一位“不仁”的君主。万一李旦不行,在李唐宗室里面随便再挑一个人出来立为帝王,也不是什么大事。

    事实就是如此鲜明,新君大半就是个傀儡。薛绍和太平公主,才是真正的执大权者。

    李旦也算是看出来了,薛绍和太平公主都不肯表态,必须逼着自己来决定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大致已经快要成为,李旦登基之前的一次最为重要的“毕业考试”。

    李旦的回答是:“前太子虽犯不赦之罪,但临事之时已有醒悟,在一众逆臣的逼迫之下他也不肯为难神皇。因此我认为,前太子罪不致死。”

    薛绍和太平公主一同点了点头,“一切但凭太子定夺。”

    李旦心中大石落地。

    这一轮考试,他算是及格了。

    回府的路上,太平公主有些愁眉不展。薛绍就问她,有何心事?

    太平公主说道:“历来,权臣与君王势不两立。现在你即将成为当朝第一权臣,将来的风险,可想而知。”

    薛绍笑了,“那又怎样?”

    “你就真的不怕吗?”太平公主说道,“还是你真的没有想过,自己来当这个皇帝?”

    “想过。”薛绍说道,“正因为想过,所以我才不能当。”

    “为什么?”

    “就因为,名不正言不顺。”薛绍说道,“一但我称帝,那我就是谋朝篡位,窃国之贼。不服我的人会起兵反抗,或是效仿于我自行称帝。以往那些支持我的袍泽弟兄,也会与我反目。因为他们和我一样,都是立志于守护和保卫这个国家的忠臣。正因如此,我也才能统率和驱使他们,并得到他们的支持与尊重。因此,他们本质上都是效忠于正朔,而不是效忠于我薛绍一人。称帝之后众叛亲离,我还能得到一个好死吗?天下还能不大乱吗?”

    太平公主点了点头,“但是高处不胜寒,你真能处理得好自己和君王之间的关系吗?”

    “试试看吧!”薛绍说道,“凡事皆有风险,领兵打仗九死一生,朝堂权争步步危机,就连吃饭都有人噎死。我有我的理想,并且从未放弃。然而我的理想的实现,又离不开强大的权力做为支撑。所以从现在起,我会紧握权力,迈开大步奔向我的理想。就算这条路充满了坎坷与危险,我也会一往无前。因为,这原本就是一条没有退路的道路。”

    太平公主深呼吸了一口,“薛郎,万一真到了那天,你的权力和帝王的权力发生了巨大的冲突,历史不得不在你们二人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你将怎样?”

    薛绍呵呵的笑,“没有不死的权臣,也没有不灭的王朝。历史的发展有它必然的规律,现在就想那么多没什么用处,我们所能做的只能尽可能的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瞻前顾后畏手畏脚,是办不成事情的。掌握了多大的权力就要肩负多大的责任,同时也就意味着承担多大的风险。老天爷,待人是公平的。”

    太平公主显然是听进去了,但她仍有一点担忧,“万一某天,你输了呢?”

    “胜负,兵家常事!”薛绍呵呵一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千秋功过,任人评说。”

    “你倒是豁达!”太平公主有点郁闷,“真到了那一天,我们的家人子孙怎么办?薛氏一族怎么办?

    薛绍知道她的心结在哪里,无非还是因为自己没有答应神皇的禅让。这种事情一时半会儿真是解释不清,也难以说服。

    于是薛绍只好来了一句:“无三世公侯不出一代帝王。太过心急,是会死人的。”

    太平公主这下终于恍然大悟了,现在不称帝不代表以后不称帝,更不代表我们的后代不会称帝!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担当身前事。”薛绍轻拍她的手,“以后的一切,交给时间。交给后人。交给历史。他们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担当。”

    “担当。”太平公主点点头,“说得好,我们都需要有所担当!”

    回到太平公主府,好多好多的人在等着他们夫妇俩回家。

    最近朝堂上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薛绍还从来没有进过家门。

    大哥薛顗躲躲藏藏一两年,终于得见天日,今天带着家人老小一起来了。

    三弟薛绪曾经一度被贬到偏远州县,现在也回到了京城。

    月奴绕道千里终于回到了洛阳,听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宫中政变,她的公子得胜了。妖儿差不多和她同一天回到了家里,见面就惊喜的喊出了一声“月奴馒馒”,差点迎来一阵暴打,于是马上改口月奴姐姐。

    上官婉儿仍是那样的明艳动人,她用眼睛告诉薛绍,我想要孩子!

    琳琅和虞红叶抱着自己的孩子来到薛绍面前,让薛绍感觉自己真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论弓仁特意带着夫人来到太平公主府,携了一份厚礼,说想要收薛定国为义子。薛绍就笑话他,该是义子孝敬义父才是,哪有反过来送礼的道理?

    月奴觉得那个高原蛮子好讨厌,盯谁不好非要盯着我的孩子?但论弓仁偏偏对月奴特别的客气,甚至客气到低声下气苦苦哀求。因此月奴又始终狠不下心来拒绝他,再加上薛绍也点了头,她也就默默的接受了。转念一想月奴又觉得这个耿直的高原蛮子,人也还算不错,以后定国多一个人来疼,好像也不是坏事嘛!

    一家人正在团圆欢聚,薛绍突然一拍脑壳,“我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怎么了?”众人都惊讶。

    “我居然没有去拜见我的师娘!”薛绍急道,“快备车,我现在去!”

    太平公主笑道:“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早就派人去请华阳夫人和裴公子们。前段时间朝中风波不断,陛下病卧,华阳夫人就离开了皇宫,带着她的儿子们住回了闻喜老家。”

    “那正好。”薛绍道,“我要亲自去请,顺便去给恩师扫墓,向他老人家汇报一下我北伐的事情。”

    “朝中这么多事,你哪能走开?”太平公主道,“不如,晚一点再抽时间吧?”

    “其实是行军打仗这么久,我累了想要休息几天。“薛绍说道:“新君登基还有时日,狄仁杰也在还朝的路上。朝中各项大事基本上都处理完了,余下的事情交给姚元崇他们去慢慢打理。真到了新君豋基的那天,我恐怕就再也抽不开身来休息了。”

    太平公主阴恻恻的一笑,“你是想去找玄云子吧?”

    薛绍面不改色心不跳,“月奴不是说了嘛,玄云子去了天台山静修。那么远,怎么找?我真是想去闻喜!”

    “真也好假也罢,我允许你出游几日,但是!”太平公主双眼一瞪,“难得大家都在,好好团圆几天才能离开!”

    “是是是,遵命,遵命!”

    家宴开始,气氛极其热烈。

    薛绍抽了个

    空把月奴逮到身边,“玄云子为什么不和你一起回来?”

    “她说,她再也不信命。”月奴说道,“她只信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人话!”薛绍有点郁闷。眼下大团圆独缺玄云子,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并且她刚刚经受了那样的大难,身体也不好,太让人挡心了。

    月奴一愣,“她就是这么说的!”

    薛绍咧了咧嘴,“她就没说,她去天台山做什么?”

    “治病。”月奴说道,“玄云子不相信那个军医,说他是庸医,她根本就不信自己再也不能生育了。她说天台山灵药极多,她师兄司马承桢医术超凡。于是她去天台山向他师兄请教医术,采药治病调养身体去了。等她病好,应该就会回到玄云观了。”

    薛绍这才如释重负放下心来——我还以为,你又要跟我玩飘逸,玩失踪了呢!

    当天晚上,所有人尽兴而归。薛绍打着拜会岳母的名头,和上官婉儿一同去了上官府。

    薛绍所有的姬妾,除了虞红叶自有产业在外,也就只有上官婉儿拥有单独的一座府第。这里曾经是赵国公府,在迎娶上官婉儿的时候,被薛绍赠送给了上官婉儿的母亲郑夫人。

    宴席上,上官婉儿火辣辣的眼神,早就让禁欲多时的薛绍把持不住了。两人在马车上就差点天雷勾动地火的战斗了起来。

    太平公主今天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宽容,薛绍走后,她还劝慰虞红叶等人:“我等都有了子嗣,唯独婉儿没有。最近,就让婉儿多陪一陪他吧!”

    “那我呢?”妖儿可怜兮兮的叫道。

    所有人都笑了。在她们眼里,妖儿的个子无论长到了多大,仍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子。

    “你们别笑!”妖儿既伤心又郁闷,“我是一定要嫁给神仙哥哥的!”

    “这事慢慢再说吧!”月奴一把就将妖儿放翻,轻轻松松的扛到了肩膀上大步就走,“现在乖乖睡觉去,睡我那屋。”

    “放下我,放下我!”妖儿无力的挣扎,“我已经是大人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这么对待我!……抓你馒馒!”

    其实薛绍来上官婉儿这里,除了要拜见岳母,也是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和她们说,就是关于王昱。

    上官婉儿是王昱的表姐,王昱叛投突厥,这件事情一度给王家带来了极大的灾难。但是现在突厥汗国被灭了,王昱又回归了中原,他的身份和地位都将变得非常尴尬。

    就算薛绍能够凭借自己的权力,在朝堂之上为王昱赢得一席之地,但薛绍无法控制每个人的思想。在儒家仕大夫的眼里,王昱的行为是得不到宽容的。一但王昱回朝,他将面临极多的腹诽指责甚至口诛笔伐。

    因此薛绍决定把王昱留在草原,让他代替王朝治理草原,并且永远不会再回中原。这不是惩罚,而是一种保护,更是薛绍将来治国方针当中一个极为重要的部分——在草原上宣扬与深化中原文化,将草原部族完全同化。

    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恐怕需要几代人的竭力努力才能完成。王昱,就是薛绍指定的第一个实施者与开拓者。

    听薛绍说完了这些,郑夫人深表赞许,但她希望王昱在中原的妻儿,能够去往草原与王昱团聚。薛绍答应她,这件事情到了合适的时机,会办。

    晚上,和上官婉儿的缠绵,几乎耗尽了薛绍所有的体力。

    两个人都很疯狂,仿佛是想将自己完全融进对方的身体里去一样,尽情的挥洒。

    日上三竿的时候,薛绍才睡到自然醒。连年累月来的疲累,终于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最为主要的是,心弦终于不再那么紧绷。

    放松,多么难得的事情。

    上官婉儿已经不在身边,薛绍唤了一声“婉儿”,就看到她担着一碗热粥来了。

    “饿了吧?吃早膳。”

    “我都还没有洗漱。”

    “不着急,吃吧!”上官婉儿俯下身来,在薛绍额头上温柔一吻,“你就该过一过这种慵懒甚至是皮赖的日子。你真是太累了。”

    薛绍担起那碗热粥,闻到那清香的味道,真的有了一点感觉——原来我是一个真正的大活人,而不是一台只属于国家和军队的机器!

    回家的感觉,真好。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