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4章 就要就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腊月过半,浦海也有点过年的气息了,超市商场在努力制造气氛吸引消费者,稍旧一些的居民楼能看见富裕的腊鱼腊肉,花店便利店也做起了红火吉祥的春节生意。民族乐团也在主楼外搞了个辛卯年“*迎春”的大牌子,何沛媛说得没错,那大金大红大牡丹的图画的确不怎么与时俱进。不过从牌子右下方的春节假期安排上看民族乐团的确很红火,单位内外系统上下国内国外各项工作,领导不够用呀,搞艺术的齐清诺都要管行政了。

    三零六那群可能是想用年轻心态迎接春节,呀哈哈呜哇哇的声音能传到楼下来,让跟乐务打招呼后多聊两句的顾问都笑了,乐务也就不耽误好久不来的杨主任了。

    楼道口的王蕊都望穿秋水恨不得下台阶握手迎接了,不过她表情十分灿烂但语气和动作并不太友好:“阿怪快点!别像个老艺术家好不好!”

    王蕊身后还有郭菱在焦急等待不怀好意,邵芳洁则笑得有点愧疚的样子,刘思蔓居然也排练室门口大呼小叫:“来了来了……”

    从休息室闪出来的何沛媛就浑身的正义感:“太无聊了你们!”

    是挺无聊的,王蕊几人闹笑的居然就是于菲菲的新牙套终于要见顾问了。不过杨景行是多么正派的人呀,他怒斥了女生们的幼稚行径,并且对于菲菲的新形象大加肯定。

    郭菱得解释一下了,她们这几个坏人也并非蓄谋已久,是于菲菲一听顾问来了自己先乱了方寸,那惊慌失措的样子真的很激发灵感。而且顾问也认为牙套能让菲菲显得更可爱更少女,大伙就更羡慕了,蔡菲旋都考虑自己是不是也去弄一下。

    杨景行还有商业头脑:“可以向医院建议给上面一排弄成几个小音符就更可爱了……”

    郭菱连连点头:“对对,就弄《织会》,动机!”

    于菲菲遮着嘴也灿烂:“四连音,没那么大门牙……”

    杨景行其实也不懂:“吃东西有影响没?”

    不影响就好,不然就该等过完年再说。于菲菲和柴丽甜都是要回老家过年的,归心似箭也管不了什么规定和法定,机票都订好了下周团里年会之后就动身,反正有老大兜着。邵芳洁就更幸福,接父母来浦海过年,加上特警的姐姐姐夫一家四口,热闹呀。给领导拜年什么的就都免了,老大都计划去平京过年了。

    杨景行好像才发现少了个人:“团长呢?”

    刘思蔓挺同情齐清诺的,最多的时候一天开三个会:“……不去也不行,都是上级财神爷。”

    杨景行还是鄙视:“本职工作不好好干……”

    何沛媛发话了:“要你管?”

    大伙其实是给顾问留面子假装无视的,可杨景行自己还嘴硬:“有义务提醒……老张怎么样了?”

    刘思蔓似乎接受适应现实了:“挺好的。”点头还带微笑。

    伙伴们透漏刘思蔓和张毅捷计划好了去日本看樱花呢,然后才发现好多去日本过年的,所以只好等年后再办签证了,不过也来得及。

    其实三零六内部包括团里的大部分鸡毛蒜皮杨景行都早就听女朋友八卦过了,但他还是跟女生们聊扯了好一阵,近五点了才不管有资格没资格地宣布下班。青年女演奏家们积极响应,都坚信民族乐团现在没人会质疑杨顾问的决定。

    为了不让主团发现顾问的不礼貌,何沛媛又催司机快点又埋怨发动机太不静音了。果然没能如意逃跑,民族乐团综合办公室主任似乎在等车,见了十二缸就一脸灿烂地迎面而上像是要拥抱。

    杨景行稍靠边停,边下车边问候。也是好久不见了,办公室主任上前跟作曲家热情握手,然后问问也下车的小何收到工会福利没,放心后再才关心杨主任打算在哪过年?

    似乎集体早退,主团的也陆陆续续出楼来跟杨主任好久不见。三零六的女生还是有成长成熟的,高翩翩带头,早退的车和人都减缓速度跟领导前辈们打个招呼,真是一团和气。但是女生们所鄙视的现象马上就有呈现,办公室主任第几次回头终于看见两位年轻干事手提肩扛地从主楼出来了,他的领导气势立刻迸发:“动作快点,都放后备箱!”指的是杨主任的车。

    杨景行惊讶:“这是……我也有福利吗?”

    办公室主任很歉意:“文团长的交代是叫我亲自给你送过去送到家,我一想你肯定忙不好约时间,这么些米和油这么重也不能让小何拿,正好杨主任今天来了我就偷个懒……”

    杨景行嘿:“那怎么好意思……”

    办公室主任人缘很不错,同事们立刻七嘴八舌帮腔,纷纷警告杨主任可别在民族乐团把自己当外人,不管工作还是生活可都说不过去。何沛媛好像完全没听出来前辈的暗讽嘲笑,还闷着头事不关己的样子。

    “后备箱有东西,就放后座吧。”杨景行寡不敌众毫无推辞空间:“谢谢了……”

    见作曲家还要伸手去接东西,演奏家们就拉住了他说话,这些春节福利本来要等下周才发的,杨主任可是全团最先领到手的。只是现在管得严了只能发些生活用品,但是杨主任也别嫌弃,全团都是这个标准,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而且今年发的是茶油和进口大米呢,不至于浪费。办公室主任还有没泄露出去的消息可以透漏,那一套床上几件套据说是埃及面料还不错的,是给团里全年最优准备的奖品,本来只有三个名额,也是文团长特地交代要给杨主任备一份。

    一个外援顾问居然内定拿头奖了,但是前辈们还是纷纷支持称赞团长的英明决定,都表态肯定杨主任的最优是实至名归。

    办公室主任跟作曲家解释一下,本来这个奖应该是文团长亲自交到杨主任手里的,但是文团长最近也太忙了,今天还在带着首席们去上级单位和合作单位为春节赴美演出做准备工作,要汇报喜讯也要争取多一些支持。

    杨景行也无以为谢,只能说一声辛苦老师们了。

    不用在春节出差的前辈演奏家们也帮同事客气,都是为了弘扬民族音乐嘛说什么辛苦不辛苦呢,何况辛苦也很值得呀,全团上下谁不想去亲眼见证呀,小何就不想去看看吗?

    一群人在那以“*迎春”为背景红红火火扯了十多分钟后杨景行才想起来自己还赶时间,跟前辈们道歉道谢再见要先走一步了。

    车子出单位后,刚刚一刻钟里只讲了十几个字却笑累了的何沛媛可就要拉下脸来好好发泄被牵连的憋屈了,哼,凭什么要自己代表民族乐团去给丁老拜年?那有些人脸上笑得好看嘴上说得好听但是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呢。

    杨景行急不可耐要看看女朋友给母亲买的衣服是啥样,差一点就成功转移掉矛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