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54章 巅峰之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1854章巅峰之战

    “魔界狗贼,道天大人的长短又岂是你等有资格议论?该死至极!”

    远方那些不知是来自魔殿还是天魔殿的强者的笑声传来的同时,空中的三道流光就终于坠落到魔界之中。

    叶一鸣看到这些之后,心中的怒火顿时再次涌了出来。

    龙晨、向阳、卓飙、邙宇、天涯、考拉!

    三道流光消失之后,出现在魔界地面上的却是六个人,只不过此时的卓飙、邙宇和考拉状态明显有些不太对劲儿,赶来魔界也是由龙晨三人带来,所以看起来才是三道流光。

    他们虽然只是六个人,却也让叶一鸣的脸色微微变得难看起来。

    这六人都是不死族,战斗力方面绝对不是一般同等境界强者可比,更别说如今的这六人竟然都达到了鸿蒙九重的修为,其中龙晨、向阳和天涯倒还正常,卓飙、邙宇、考拉则有种被强行提升后带来后遗症的感觉。

    可无论如何,六位鸿蒙九重的不死族,所能给他带来的压力还不是一般的大。

    “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让道天的走狗全都齐聚到魔界来了,龙晨,当年道天宇宙世界一战我们还未分出胜负,来战!”

    “向阳,前来受死!”

    “天涯,来让姐姐试试你的杀戮之力。”

    叶一鸣还没来得急做出决定,木森、符凡蝶和玉美人就先一步站了出来。

    他们同样清楚这些不死族的强悍,所以不敢让魔界两殿的鸿蒙九重强者跟他们交手,罗桀和拂尘子见此,也在同时脱离战局,朝着邙宇和考拉冲了过去,而一直负责帮叶一鸣防御的花轮,却在这一刻离体而出,朝着卓飙直接发动攻击。

    叶一鸣若还是鸿蒙巅峰强者,花轮就算拼着一死也要负责叶一鸣的安全,但随着叶一鸣的修为变化,他的能力已经无法帮叶一鸣抵挡对手的一击之力,此时他所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便是帮助叶一鸣斩杀曾经的同族。

    他们的交手开始,就爆发出一道道仿佛要将这片天地撕裂的攻击,让原本还因为叶一鸣的人强了对手而气恼的两殿强者惊呼。

    “魔界强者,立刻帮助救世主大人剿灭正在来犯之敌!”

    “天魔殿强者,立刻帮助救世主大人剿灭正在来犯之敌!”

    两殿鸿蒙九重巅峰修为的殿主,同时喊出了这一句话,被他们带来的千余鸿蒙九重强者同时动作起来,配合上地面上齐灵玉指挥的大军,终于让这边的战场变成了五五开的局面。

    不过他们心中也全都清楚,这五五开的局面只是表面而已,真正能够左右战局的还是叶一鸣和玄珩这边的巅峰之战。

    以他们这等远超鸿蒙巅峰强者的战力,只要将对手击杀,即便是重伤状态也能够改变这边的战局,因此他们的战斗看起来异常激烈,却都没有用出全力,心神一直分出一丝观察着叶一鸣和玄珩这边的情况。

    正如之前魔殿殿主所说,这玄珩的确缺根筋,见到他多年的底牌竟然在两殿强者和叶一鸣座下强者的配合下无法占据任何上风之后,脸上明显露出了焦急之色。

    “玄珩,受死!”

    叶一鸣现在可没时间管眼前这道天长子是自愿做道天走狗还是被动,毕竟他没有战胜道天的力量,任何事情都没能力去做。

    既然魔殿殿主都知道的事情,相信玄清和玄灵也都清楚,大不了等到战事结束之后,让他们来考虑他们的这两个兄弟的事情就是。

    “八剑式——风行!”

    如今的四神杀还在战场之上厮杀,死神降临的施展出来,让叶一鸣所能施展的剑招变得真心不多,好在死神降临的配合之下让他战力倍增,即便只有八剑式和开天奥义两大鸿蒙技能,也能够让他有足够的信心斩杀眼前这明显缺根筋的存在。

    “该死啊,竟然蔑视我玄珩大人,简直该死至极啊!天之道,寂灭斩!”

    玄珩这一刀后发先至,一刀出手整个魔界的天空都在他的刀光之下分成两半,真如同他口中所言一般,一刀出手,就连世界都跟着寂灭了。

    但叶一鸣清楚,玄珩这一刀威力就算再大,也不可能将道天所创造的世界覆灭掉,所以这一刀之斩看起来仿佛有着绝对不可抗衡的威力一般,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叶一鸣心中了然,但玄珩这一刀的威力依旧让叶一鸣心中微微抽搐,毕竟他只是拥有一丝天道之力,修为不达道天境界就不可能有覆灭世界只能,所以在面对这一刀的时候,他心中下意识就变得恐惧。

    但当玄珩一刀即将劈落在他头顶的瞬间,天移就被他施展出来。

    瞬息之间,叶一鸣的残影就在玄珩的寂灭斩下化作虚无,让刚刚瞬移而出的叶一鸣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

    “玄珩刚才那一刀不完全是虚假!”

    叶一鸣心中一转,猛然倒吸一口冷气,却也让他心中的战意变得更加盎然起来。

    就连道天培养出来的一条狗都打不过,他又凭什么让玄清来辅助他斩道天?

    “一鸿蒙——鸿蒙血神!”

    暴怒的喊声立刻就从叶一鸣口中传出:“血神奥义——血神斩!”

    玄珩一刀灭杀叶一鸣的虚影,心中本就大喜,正想要放生大笑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他眼中猛地升起一种恐惧之感,快速朝着一侧冲了出去,但叶一鸣手中的血神剑却已经落了下来,虽然未能斩杀玄珩,却也在玄珩的右肩后面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受伤了!

    身为道天长子,这还是他第一次受伤。

    以前面对玄清的时候,他虽然因为玄清的头脑处处受到压制,但也从来没有流过一丝血,可这一血却交到了叶一鸣的手中,莫名的愤怒让他的双眼都变得通红起来。

    “啊!!!该死的人类……统统都该死!天之道——神之陨!”

    玄珩的身影在这一刻变得虚幻起来,手中黑色长刀上凌厉的刀气疯狂暴走,竟然将他周遭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