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49章 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1849章反

    “欺人太甚!这叶一鸣真是该死至极啊!!!”

    天王殿地下的一座人工开凿出来的会议室里,天王神一掌将会议桌拍成齑粉,暴躁的无比的怒火让他几欲发疯。

    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天王神就有要杀人的冲动。

    以他跟道天魔界的联系,哪里会不知道叶一鸣跟闲云上人和玄叶老祖的关系?

    正因为心如明镜,他的恨意就更加浓郁,他们天王殿与叶一鸣有旧仇,如今叶一鸣跟天魔殿的闲云上人和玄叶老祖关系极铁,可谓是把嚣张的嘴脸施展到极致。

    即便他是天王殿的殿主,刚才竟然也在叶一鸣的嚣张态度,以及玄叶老祖明显的偏袒下不得不答应让叶一鸣在孔家随意搜刮的‘建议’。

    除此之外,孔家老祖还要在明天正午在天王殿所有人的见证下,向叶一鸣道歉。

    这根本就不是在对付孔家,而是在打他的脸了。

    他清楚叶一鸣是因为旧仇,要将他们天王殿掀翻,可偏偏又无计可施,加上道天魔界那边施加过来的压力,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憋屈。

    “殿主大人切莫焦急,此事我已经让人给陆浑大人传消息了,相信不久就能得到那边的命令。”一名老者微微眯着双眼说道。

    天王神听闻此言心中更气,他可是堂堂天王殿殿主,就算再不济也用不着听什么狗屁陆浑的命令吧?

    但这老者他现在可招惹不得,因为此人正是陆浑身边的近侍,以天王殿现在的情况,若是再得罪道天魔界的掌舵人,那他们天王殿就真的完蛋了。

    “叶一鸣这般在本座面前嚣张,如何能让本座不气?”天王神的怒火似乎有着四散蔓延的趋势。

    天王殿会议室内顿时鸦雀无声,只有那老者依旧微眯着双眼,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天王神的怒火一般。

    片刻,他的双眼就突然睁开,道:“殿主,您真不必再这般忍气吞声,陆浑大人的命令已经到来,今夜三更,陆浑大人会亲自率领魔界强者向天王殿发起攻击,我们里应外合将叶一鸣和闲云跟玄叶除去,随后殿主可以率领天王殿真正的下属跟随陆浑大人回归魔界,届时您就是我们魔界三大巅峰核心人物之一。”

    “三大?”

    天王神突然意识到这个三大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下意识会问。

    “是三大巅峰核心人物,就在昨天我们魔界曾经的三大核心强者之一的混世老祖被叶一鸣所杀,如今的第三个位置暂时空缺。”老者仿佛就在叙述一件事情一般,丝毫没有因为混世老祖的死而出现任何神色变化。

    天王神的眉头却是猛然一挑。

    他的修为乃是鸿蒙九重巅峰,以前只以为叶一鸣只是个普通鸿蒙九重强者,所以并未真正将叶一鸣放在心中,至于混世老祖被叶一鸣斩杀之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说叶一鸣有斩杀鸿蒙九重巅峰强者的能力?”天王神惊呼道。

    老者轻轻点头,道:“根据最新消息说,叶一鸣的真正修为乃是鸿蒙巅峰强者,就算跟我们道天魔界的长颜魔女大人相比,也只差了小半步而已,否则他又怎能帮助闲云上人三人从以长颜魔女大人为首的追杀中逃脱?”

    这下不止是天王神,天王殿内有一个算一个,所有强者同时被老者的话惊呆了。

    此时的天王神才发现,他似乎一直被老者和道天魔界戏耍了一般,以前他不知道叶一鸣的修为,才会那么感觉叶一鸣嚣张。

    可问题是……

    叶一鸣竟然是鸿蒙巅峰强者,这……以叶一鸣的这个等级,别说只是在他面前嚣张,就算是将中央三殿全都给拆了,都不敢有人说他不对。

    若是自己早就知道叶一鸣的修为,岂不是会改变态度?

    难道道天魔界本就在打着我的主意?

    “天王神大人不必如此,老夫也只是刚刚跟陆浑大人交流的时候才得知此事,此前并不知道这些,而叶一鸣和闲云上人三人明知这些,却没有说出口,就能看出天魔殿早就偏向叶一鸣,甚至他们也有着想要将天王殿拿下的心思,毕竟我们魔界对天王殿下的心血不少,也同样不愿看着天王殿被天魔殿取缔掉。”老者的依旧是那副僵尸脸,没有丝毫表情。

    但天王神却清楚,老者所说应该不假,毕竟叶一鸣到来天王殿也才一会儿工夫,如此算来叶一鸣与长颜魔女等人交战也才一小会儿工夫,老者不可能早就知道叶一鸣的修为。

    “好吧,那大家就都回去准备一下吧,今夜三更动手,无论叶一鸣等人的修为强大到什么程度,都要将他斩杀,已消我心头只恨!”天王神怒道。

    老者轻轻瞥了他一眼,虽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可在天王神看来,老者仿佛在说你算什么东西,叶一鸣得罪长颜魔女,哪里轮得到你来消心头只恨?

    天王神心中更恨,但却丝毫不敢说出口。

    此时的叶一鸣等人,就已经住进了孔家的一套阁楼之中,这一套阁楼虽然算不上华丽,但却距离孔川川那边很是接近,叶一鸣得到孔川川的回报,自然不会看着孔川川陨落。

    相同,他居住的这里,距离孔家真正的核心之处也不远,任何孔家之人所做的小动作,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至于他之前所说过的那一句,不在意孔胥死活,也没有得到任何效果。

    孔胥因为得罪叶一鸣给孔家带来如此灾难,让天王神如此难堪,就算叶一鸣不想杀他,孔家之人也不可能放过他,片刻之前,叶一鸣的神念就亲眼看着孔胥级近亲惨死的场景,但他却只是轻轻一瞥,就已经收回了神念。

    正如他说的一般,他并不在意孔胥的死活,拿出孔胥也只是为了找一个借口而已。

    但他对孔家下手,就没有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