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一十一章 新篇章(终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树叶泛着新绿,小草浅绿的叶子上,还留着冰清的水珠,叫不出名字的野花,花蕾颤巍巍的,柔弱又生机蓬勃。

    冯一平闭着眼睛树林深处,张开双臂伸向天空,陶醉的感受着,呼吸着,像极了老派言情剧里的场景,说的话也是老派言情剧里一样的不接地气,“你们有多久没有这样感受过春天的气息?”

    肖志杰和王长宁有些无语的看着他那十分投入的表演,用目光交换着心里的想法,“真想在他屁股上踢一脚!”

    但对现在的他做这样的事,显然不合适。

    那其实,在旁边的树上踢一脚,也是可以的,能让冯首富在时隔多年之后,再感受感受间接的被雨淋的滋味。

    他们两人顿时有些蠢蠢欲动,说不定,这还真是他想感受的呢?

    对现在这样有些放任的老板,还是吴倩最有办法,她看一下手表,“一平,快要有老师过来了,”

    “哦,那走吧,快走,”冯一平催促着肖志杰和王昌宁,看了眼前面传来阵阵读书声的教学楼,“别打扰他们,”

    肖志杰和王昌宁是真想翻白眼,是谁突然要在这里停下,进来找找当年青春的记忆?

    在这已经大变样的学校里,找得到吗?

    再说,我们现在就不青春?

    是了,春天到了,在这个时候,有些人就是会做一些奇怪的事。

    他们走得很及时,等梁家河中学的老师闻讯赶来时,冯一平正从特斯拉SUV缓缓关上的鹰翼门里,抱歉的向他们挥手示意。

    “如果是现在入学,你们觉得,是不是不用复读,就能顺利的一次通过中考?”回头看着学校,冯一平问两位老伙计。

    这话,就真的有点扎心了老铁,还好吴倩吴倩这样顺顺当当的一路考到上外的女孩子,不在这辆车里。

    不然,肖志杰和王昌宁的老脸,真的有些没地方搁。

    “真的说起来,我们当年的成绩,也不比现在的这些孩子差,就是当年没有这么多高中,”肖志杰认真的分辩道。

    “呵呵,是吗?”冯一平笑着看着窗外,那样子,分明是在说,你高兴就好!

    肖志杰和王昌宁,顿时是真的不想理这个家伙。

    但梁家河中学的变化,他们也是骄傲的。

    从08年开始,梁家河中学的学生,就百分百都能考上高中,更让人欣慰的是,他们所有人,最后都能进入大学学习,更有三分之一,最后都能考上985大学。

    这也让五里坳高中的风头,已经盖过了冯一平当年的母校,市一中。

    富起来的五里坳,比以前更重视教育,并非常舍得在孩子的教育上花钱。

    就说他们当初在梁家河中学的班主任王玉敏,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但身为特级教师的她,办课外补习班的收入,就轻松超过在嘉盛旅游任职的女儿小燕子。

    无论是肖志杰还是王昌宁,他们都清楚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教育的进步,那是最大的进步。

    哪怕这些孩子中的一部分,将来会是高分低能,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未来都将成为建设五里坳的生力军。

    一个地方的底蕴,就是这样慢慢积累起来的。

    所以,哼,我们不稀得跟你计较。

    一列高铁,刚好从河对面驶过,不一会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高速发展带来的变化,真的非常大。

    就说那边的铁路,其实就修在原来的河滩上。

    当年的五里坳,田地产出低,河边那些被洪水冲垮的田地,没有几户人家愿意花钱去处理,导致河床越来越宽,现在,因为工厂多了,原本被毁的那些田地,又被重新利用起来,河道,已经压缩了很多。

    当然,大家还不至于短视到侵占原来的河道的地步。

    还能看到外形独特的高铁站时,梅家塆就到了。

    梅家塆,也不是梅家塆了,她早就和五里坳连了起来,成为了这个新兴大城市的一部分,小时候印象中的那些,连一鳞半爪都找不到,甚至塆外的那些山,现在都不复存在。

    “他们都去了吗?”冯一平问。

    “半个小时前就都到了,”王昌宁说。

    他们的孩子都大了,爸妈的年岁,当然也都大了,这两年,他们也都陆续把生意交了出去,回家颐养天年。

    今天,也是他们难得的在镇里集中一次。

    “哦,”冯一平看着窗外,“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里和其它的城市,已经没什么两样?”

    五里坳总体的规划,来自他当年学习美国的那些小城镇的规划经验,不是一味的把人和各种资源,都朝镇里集中,而是镇里和各村,协调发展。

    就像美国的那些小城镇一样,大家都住在郊区,悠闲舒适,承担各种公共功能的城市中心,也不至于太拥堵。

    但现在看来,五里坳镇和周围的各村,甚至原来都隔着很远的村,都已经无缝连接起来,这让他越来越觉得,这哪还是休闲宁静又富足的美国小城?这分明已经是像摊大饼一样的洛杉矶的模样——哪怕是有规划的摊大饼,那也是摊大饼。

    “毕竟人越来越多,”王昌宁试图穿过旁边的高楼,找到自己家的方向,“我们这地方本来就小,”

    “已经很不错了,”肖志杰说,“还是很有特色,就说这些年,有多少城市到镇里来取经,学习我们规划建设的经验?”

    “尤其是,依然宽松舒适的城中心,这在国内,有几个同等规模的城市能做到这一点?”

    “更别说我们的房价和地价,”

    冯一平叹了口气,是啊,我们人这么多地这么少,怎么能想着和美国的那些小城镇一样?

    就说旧金山才多少人口,硅谷又多少人口?

    旧金山市区人口还不到100万,整个硅谷那么多小城加起来,也不过150万人口,就是圣何塞—旧金山—奥克兰大湾区,加起来总人口也不到700万。

    五里坳,目前单有记录的常住人口,就已经超过400万,且还在高速增长中。

    但这其实也没什么好叹气的,如果没有人口,又哪谈得上发展?

    好在,冯家冲依然是当年那样现代化的田园牧歌式的样子,这让他很是欣慰。

    至少,这在他自己开车回家的时候,不至于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