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一) 往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S:小桑的后来在其他番外里写了不少,再写就没意思了,所以写一写淹没在上一纪的一段往事吧,还有人记得这是哪段吗?

    呜呜咽咽,箫音悱恻,顾小桑立在窗前,手按玉箫,粉唇轻凑,目光似迷离似空幻,眼前有花暗落,燕子双飞。

    咚咚咚,低沉又富有节律的敲门声传来,让她收敛了目光,转过了身子,露出了难以琢磨的笑容。

    “进来吧。”她语气轻快道,仿佛毫不在意圣女的庄重形象。

    吱呀,一位货郎打扮的男子躬身步入,小心将房门合拢,然后恭恭敬敬道:

    “回禀圣女,有你吩咐的消息传来。”

    他始终低着头,不敢正眼看向顾小桑,仿佛怕被那既清且艳的绝色容光所慑。

    “天外奇石再次丢失?”顾小桑梨涡浅浅,神情让人看不出丝毫端倪。

    “是,增贤门内的天外奇石于昨夜再次丢失。”货郎如实回答。

    顾小桑将玉箫插回腰间,微微点头,状似不经意般问道:“这几日可有外景强者路过三山四水?”

    货郎冥思苦想了一阵方道:“崔家有船队临近,预备南下恒原,拜访郑氏,必有外景强者坐镇。”

    “平津崔氏最近不太安分啊,频繁拜访各大世家,有的人怕是坐立不安了。”顾小桑轻笑一声,不置可否,然后从芥子环内取出了一枚蜡丸,弹给了货郎,“日夜兼程赶往入桓州的那段河道,将此物丢入水中,务必在明日傍晚前完成。”

    她没有说威胁的话语,但货郎却打了个寒颤,脱口而出:

    “属下遵命,必不要圣女失望,否则自投大江,了断余生!”

    这个时候,他下意识抬起了头,以示自身之决心,正好看到了那双仿佛藏着亿万星子的幽深眼眸。

    星空有多么浩瀚多么美丽多么让人惊叹,这双眼睛就有多么的梦幻。

    货郎如被雷殛,内心深处被神不知鬼不觉种下了一点暗示,准备在完成任务后自杀灭口,然后他浑浑噩噩收起那枚蜡丸,转身离开了小楼。

    那枚蜡丸大如人眼,覆盖着赤红的表皮,有一点火热的味道,显然非是凡物。

    顾小桑目送着属下远去,久久不动,像是化成了一尊雕像,忽然,她黛眉皱起,状似痛苦,眼波闪烁,一下失去了灵动与空寂,愈发得深沉与淡漠,仿佛历经千百世轮回,看透了红尘的变迁。

    就在这时,她眉心噼里啪啦透出一道道细小的紫电青雷,构出了一层层篆文,重叠成极尽繁琐与华丽的图案。

    图案压下,渗入了皮肤,消失于无踪,而顾小桑眼眸的灵动也恢复了。

    “小紫……”她低笑一声,意味难明。

    白纱轻扬,房门合拢,顾小桑重新走到窗边,嘴角依旧挂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玄女传人出世,应身觉醒……单秀眉,柳漱玉……”

    谋划布局的能力,自己不会逊色于人,这一方面是本身天赋,另外一方面也是功法的神异,阅历和见识的积累。

    从大的方面讲,自己见到了未来的种种发展与最大可能,了解的隐秘甚至可能超过部分彼岸大人物,而小的细节处,罗教源远流长,有着完善的、恐怖的消息搜集能力,超过了绝大多数门派与世家。

    当你知道的比对手多很多,事情也就变得简单而轻松。

    这是那家伙目前不能想象的,故而终将嫌弃抗拒又不得不随着自己的想法走,就像猫爪下的老鼠,而这也可以用来描述自身,是的,可以用来描述自身的处境……

    …………

    雨水淅淅沥沥,街上一块块青石板如被洗过,单秀眉悄然进入了揽月楼雅间,坐在主位,周围空无一人,宾客还未有谁到来。

    穿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