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九) 一日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寒风哭号,阴世虚渺,岁月化作黑土,年年岁岁累压,形成万世不拔之荒芜与冰冷。

    在这一眼望去昏昏暗暗无有边际的天地间,忽然降下一道金光,细细勾勒出一座布满浮雕与花纹的大门。

    大门敞开,内里走出一群人族,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皆头缠红巾,有毫芒附体,为首者则留着两撇弯弯的胡须,举着一面黄色大旗,上书五个大字:

    “地府观光团!”

    他感受着能吹散魂魄的阴风,回首叮嘱道:“各位客官,你们有‘红宝巾’附身,冰寒不侵,鬼祟不染,大可放心跟随,只是万万莫掉了队,失了道路,这阴土广袤无垠,每时每刻又都在滋长与累积,非天尊佛祖们不足以尽览,一旦离散,那多半就找不回来了。”

    “是,向导先生。”这群游客颇有礼数,齐声回答。

    向导将举着的黄色大旗一展,毫光盛放,照亮了前路,接着边走边说道:“我们目前看到的这层阴土形成于人皇年间,将远古荒蛮岁月与开天辟地洪荒之纪这两个时代所演绎的阴土完全覆盖与埋葬……”

    游客好奇地四处打量,隐约能见宛若实质的阴风里有扭曲模糊的黑影。

    不知不觉,他们前行了很久,向导指着左侧漆黑高耸山峰道:

    “这就是神话传说里所言的‘阴山狱’,地府自然形成,凡生前犯有奸淫掳掠之罪者,死后将被钉在峰顶,日夜受‘散魂罡风’与‘消魄煞气’吹拂,痛苦七七四十九年而未彻底烟消云散方才解脱。”

    听闻此言,游客眺望而去,只见山峰黑沉光滑,结有冰霜,但怎么也看不到所谓的受刑阴魂。

    “难道世道最近如此之好,已无奸淫掳掠之辈?”一位中年书生捋着五络长须道。

    向导哈哈一笑:“非也非也,乃地藏王玄悲菩萨誓愿超拔众生,渡尽一切执念与罪孽,将他们都接引去了佛国净土。”

    “菩萨慈悲,以一己之身担众魂罪孽。”游客里有信佛居士双手合十赞颂。

    “可是,那些奸淫掳掠的人不该受到报应吗?那以后大家都做坏事,都等着地藏王救渡好了!”一位十来岁的少年愤愤不平道。

    向导闻言一笑:“各位客官稍安勿躁,且行且听。”

    又行一阵,前方阴风骤缓,现出一座只剩大门的城郭,门口立着七八个华盖,垂下道道水光,护住一方方案几,诸多或满脸痛苦或心怀执念的阴魂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那是做什么的?”先前说话的少年好奇发问。

    向导嘿了一声:

    “各位靠近看看就明白了。”

    众人靠近,水光渐明,只见那一方方案几上空都有条幅招展,分别书写着“地藏净土”“酆都鬼城”“旌旗阴府”“真空家乡”等文字,一位位身影凝实的鬼魂在呼喊介绍着什么:

    “来我们酆都鬼城,包食宿包修炼包轮回!”

    “千万别去那旌旗阴府,犯有各种罪孽者在那里必须接受劳动改造,就算九世善人也没什么高一等的地位!”

    “各位,各位,轮回有限,苦海无涯,你们想在一次次的轮回当中消磨自身,最终失去本性,化作另一个人,还是接受改造,向道要路,以法铸身?”

    “我地藏玄悲菩萨慈悲,愿用金身担你们之罪孽,以佛法化解你们的执念,让你们身心皆受清净,得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