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楔子 红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星历2013年。

    海州十二号是一颗垃圾星。是河畔星十二环星之一。这里是有名的贫民窟。在大鹰帝国首都星的那些温文尔雅上流社会贵族的印象之中,历来就是鸨脏枭秽,藏污纳骯的代名词。

    这里因为温差气压关系形成的金属潮暴,却是《大鹰帝国国家地理》的篇章里三岁小孩都知道的恶劣气象。

    想象一下垃圾星中铺天盖地的电子垃圾和沙尘砾石在强大的气旋带动下侵袭大地,摧枯拉朽般摧毁挡在面前的一切事物,就如同古地球罗**撒般君临天下横扫陆洲的气魄,那是怎样生灵勿近的毁灭性景象。

    这样严苛的环境下,确实没有任何生命能够在这样可怕暴戾的自然中生存下来,但是人类总是一种奇特的生灵,能够创造出工具,用于辅助他们做到其他生命无法办到的奇迹。

    在海州十二号上覆盖着大片地表飞旋的黑幕之中,十二道明灭的红光,在其中闪烁晦明。

    这十二道在风暴中明灭的红光来源,就是十二具钢铁之躯。当今人类社会科技的最高结晶——机动装甲!

    十二架机甲宽肩体细,在风暴中突进。身后的背挂式引擎喷出的红光显示已经开到了最大加力,然而这些机甲,在近乎于毁灭性的自然灾难面前,仍然显得渺小而孱弱。

    十二架在风暴中艰难穿行的机甲,突然响起一阵预警,原本就已经摇摆不堪的阵型顿时宣告溃散,众机甲迅速在风暴中仓惶分散。令这些人类社会科技结晶的机甲如此惊恐的来源,是宛如地狱场面般的风暴内不远处,出现的一座破破烂烂的矿场。

    但这座矿场带来的并不是如风雨中的旅人找到了一家荒栈般那样令人感动的休憩圣地。而是宣告着风暴中最可怕的“金属潮爆”到来!

    矿场在“移动”。

    这原本不知何处的巨大矿场,此时在风暴的强悍威力下,像是钢铁巨兽,拖着庞大臃肿且狰狞不堪的身躯,在风暴里悬浮“移动”。

    “警告!”“警告!”“不明异物接近警告!”

    “1号机,闪避!闪避!哔…呲呲…”

    “3号!3号!”

    “危险,机体碰撞预警!重复,危险,机体碰撞预警!哔…”

    ……

    视野中,离地而起的矿场如钢铁巨兽般吞吐着无数的金属物件。

    横梁,车床,钢架斑驳扭曲看不出原形的办公椅,吊车,废弃燃料筒。密密麻麻裹旋在巨大的风暴中,朝着十二架机甲涌去!就像是十二个远行的旅人,迎接山洪爆发倾泻的泥石流。

    就是这样的绝望。

    ***************

    翌日。大鹰帝国国家电视台,河畔星区电视台,东华新闻等帝国主流媒体,同时播放了这则引发了民众惊爆的新闻——

    “……军部发言人称,大鹰军方333联队数十架帝国第十代机甲‘空骑兵’,在海州十二号例行演习过程中,遭遇气压风暴袭击,机甲下落不明,机上人员伤亡不详,帝国军方正在对此突发性事件展开全力搜寻……”

    一石激起多重浪花。没能清楚那些机甲在海州十二号垃圾星到底遭遇了什么的一些民众举行了游行,抗议帝国政府军方科技部门吃拿白干挥霍纳税。亦有民众自发祭奠这些估摸着已经生死定性的可怜机师们。在帝国以外的外媒,更不乏对此事件评头论足。但最让人关注的,并不是大鹰军方这些字眼。而是那个333联队。

    众所周知,所谓的军方333联队,实际上便是录属于大公诺曼家族的卫队。诺曼家族的历史要追溯到帝国建国时期,是如今延续下来四大家中,出过三任帝国元首,五任政府首相,是那个传说中无比煊赫的公爵家族。

    没有人怀疑诺曼家族在帝国贵族中众星拱月般的地位,所以正是如此这场机甲坠机的常见事故,才成为一场全国性的新闻,如此受人瞩目,令帝国内善意者忧心忡忡,纷争者阴刻乐祸,心思叵测者隔岸望火。

    无论怎么说,这场突发事件,还是给人们茶余饭后的肥皂剧事件以外,多增加了许多可以关注的东西。

    所以这场事件在当时被称之为——“海州十二号事件”!

    在事件经过一个月进入余波阶段之后,帝国社会对这件事关注的热潮终于消退了下去。这很显然亦非常符合帝国军部和诺曼家族的意愿——谁都不愿意因这种灾难性新闻在自家民众和外国媒体面前被人随意嘲讽和奚落。

    这场事件在一个月时间里逐渐平息,然而这一个月对军方和诺曼家族而言,不亚于天天油煎火燎。

    一个月后,一份来自那场风暴中坠毁机甲残骸提取出来的黑匣子信息,放到了帝国内阁总府,事件调查组的案桌上。

    办公大厅中,坐着几位年过半百的军部官员。他们肩章统一的那几颗金星,以及胸前那些密密麻麻令人眼花缭乱的勋章墙,无一不散发着厚重的气场。但厅中最惹人正目的并不是这几位气场惊世骇俗的军部老者,而是一位嘴角有粒黑痣的妇人。

    她身着黑色套装,没有一丝褶皱。雍容典雅似乎根本不足以形容她自内而外散发的气质。硬要形容,古地球时代的一种神秘名为紫罗兰的花种,或许能够诠释她的神秘典贵。

    她就是诺曼公爵当代的大公夫人,姓苏。整个大鹰帝国之中,会面过这位公爵夫人的人估计不超过百名,若要将这近百个人列个名单,大概会看到他们其中一些人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帝国的主流报刊媒体杂志之上,为万众所知晓。当然也有过半数的人,民众们甚至不清楚他们的名字,他们是什么人,他们的工作是什么。

    但在传统势力随人类扩张向宇宙而瓦解,国家机器相对式微,兴起并掌握了社会资产和权力的他们而言,一举一动一个念头,就能无时无刻的从方方面面,影响到成千上万人的生活。

    他们被称之为——“贵族”。但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贵族。而是在整个人类社会分级之中,位于金字塔之上那个小三角层面的统称。即是在现代人类社会,掌握着力量者的统称。

    大厅黑了下来,投影仪在幕布面前播放着来自机体残骸的信息。人们都安静了下来。因为画面之中的情形,震撼了所有人的眼球。

    在记录的画面之中,矿场像是钢铁巨兽般在风暴肆虐中在地表拖行,狰狞的“身躯”不断散放出密密麻麻的金属狂潮,朝着编队的机甲覆盖过去。

    这是死亡的景象,一架机甲被一根飞来横祸般篮球场长度的工子横梁瞬间砸穿驾驶舱,拦腰截成两半,连同机师一并成为了一滩碎末。

    亦有机甲穿过这片金属雨,通体插满了铁钎钢杵,朝前奋力跑动了几步,随即通身闪着电花迎面倒了下去,最终被拖行进风中。成为构成风暴的一朵浪花。

    还有机甲开动火炮朝着金属雨扫射,但很快便被劈头盖脸的金属狂潮肢解。

    像是无形中有个死神,正裹挟在金属风暴中,收割着这些帝国的先进机甲,收割着这些机师们或年轻或饱经风霜的生命。

    最让人不忍目睹的是一架机甲眼看面对金属狂潮袭来,正准备进入前方上天赐予的坑地躲避,谁知从旁随风暴飞舞的一只吊车摆臂横扫而来,瞬间将那台机甲打进风暴里,如同被巨兽吞噬。

    看到这里,大厅里的所有人几乎都不忍目睹。尽管人类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如今的水平,然而在严苛的自然条件下,谁都不敢真正说“人定胜天”。

    但在场的人还要睁大眼睛看下去。记录仪画面再次跳跃,牵动了所有人心,所有人都在等待的那架机甲,出现在记录仪的视线之中。

    那是一台编号9的机甲。与其他机甲黑色不同的是,其涂装上的9编号,是红色的。

    它与众不同,正是因为与众不同,所以才使得此时房间里所有人一下恨不得将心脏攥在手中。

    此时这台机甲正开着背部推进器的加力,尽量压在地面上蹒跚而行。

    巨大的空阻和推进器明显要优越其他机甲的推力形成了持平,所以使得这台机甲可以贴着地面行进,以避开半空最灾难的金属混乱带。

    但这已经明显消耗了机甲所有的力气,就像是一个富家小姐,小心翼翼掂着裙角,行走在乡村的泥泞路上,兴许这名富家小姐还为维持这种即体面又糟糕的状态用尽了力气皱紧了眉头,才不至于把自己弄得污秽不堪。

    大厅的人们看着投影,很明显没空欣赏这种刀尖上的芭蕾,公爵夫人一直绷紧严肃的面无表情,在这一刻,终于动容瓦解,她握着拳头的手指,深深陷入了掌心的肉里。

    在场的那些老怪物们,手心微汗,而鼻息甚至都粗重了起来。

    不知是谁以一声惊呼打破了这阵死寂。记录仪画面之上,那台机甲的厄运终于到来,矿场主体拖曳着朝那台红9机甲移动了过去。像是一条恐龙,即将朝着一个脚趾头高度的人踩去!

    人们大气都不敢出。

    画面剧烈抖动,承载着记录仪的机甲机师显然技术极高,此时奋不顾身朝着那台机甲扑去,似乎想要将其拯救出来。但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在那台红9机甲即将被矿场主体碾成粉碎的瞬间。

    一道黑影。那么毫无征兆的从风暴不可见之处蹿了出来。

    还没有人看清楚黑影姓谁名何是什么东西,那道黑影就像是土匪抢了花姑娘一般,拦腰将那架红9机甲扛在了肩上,反手打爆了它背后的推进器,然后猛然朝前一蹿,竟然迎着拖浮的矿场主体冲了过去。

    “找死!”

    “疯子!”

    这是房间里有人喘过气来的惊呼出声。

    在记录仪剧烈的抖动之下,那道看上去像是“劫持”了红9机甲的黑影隐约可见了原形。

    在场所有人发誓,他们从没见过这么“丑陋”的机甲!

    主体是一个不规则的圆球,像是废旧的单人登陆舱改造而成,上面遍布坑坑洼洼缝缝补补的印记,机甲的手臂更是惨不忍睹,外骨骼液压传动结构,甚至曲轴都清晰毕露,包括那两条腿脚都像是七拼八凑。

    与之相比,那台被他掳在腰间的帝国红9机甲,就像是面对一个打扮精致身材完美的贵族,而那台破烂机甲已经不能说是****着膀子磕碜的乡巴佬,而已经只能算残疾人的地步了!

    但接下来的画面,却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就是这台他们眼中亵渎机甲流体美学丑陋的败类,带着那台红9机甲冲入了悬浮的矿场废墟之中,时而如蜘蛛般四腿弯折反关节爬行,避开钢铁飞钎,穿梭在矿场废墟里的那些残留的钢铁房舍框架之中,避开金属流瀑的袭击。

    时而左蹦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