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七章 桥口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韩总,好久不见。”1704年9月12日,仙台藩石卷港桥口屋后院密室内,东岸日本公司总经理韩赝春正与明面上是浪人首领身份,实则为松前藩做事的逸见要之助密谈。

    逸见要之助今天是秘密前来,一个手下都没带,足见他的谨慎。而作为一个被东岸国家情报总局发展的间谍,他确实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至少,主家松前氏总要避着点吧?虽然松前家与东岸关系密切,好得像穿一条裤子的,但如今主事的松前贺广(松前正广长男)却未必愿意看到自己的手下与其他势力夹缠不清,虽然逸见要之助这个手下在他看来简直和夜壶一样。

    “逸见君,这几年你的功劳很大,上级都看在眼里。放心,组织是不会亏待任何有功之臣的,你的家人在大泊生活得很好,衣食无忧,自由自在,过着优渥的生活,接受着最好的教育。”韩赝春亲自给逸见要之助倒了杯清酒,笑眯眯地说道。

    逸见要之助这个人,在聚集在大阪的浪人集团中的影响力不小。这几年里,他明面上帮着松前家招募浪人,私下里也帮东岸人忽悠了不少破产武士前往南洋、印度,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作为对他的奖赏,逸见要之助的秘密银行账户内的存款额也屡创新高,目前几有数千圆之巨。

    其实依照逸见要之助本人的想法,他已经不想干这种事了。最理想的,是前往黑水、满蒙等地,和他认识的野泽、半泽、小松等人一样,弄个一官半职,文职武职皆可,哪怕是个芝麻小官,总胜过还留在日本这边做人口贩子。

    之前韩赝春已经答应过他一次了,无奈后来又变卦,要求他继续坚持三年。现在三年过去了,似乎还要再干三年。三年又三年,到底还有多少个三年!逸见要之助每每想起此事,总觉得心烦意乱,仰头将瓷杯中的清酒一口干掉后,这才稍稍平复了下心情。

    现在幕府大刀阔斧地改革,整个日本的传统经济日趋瓦解,普通农民、下级武士们苦不堪言,他们的家人也一样。在对马岛附近与朝鲜对峙的海军士兵,他们的姐妹要靠卖身来换饭吃。农民种出来的米,自己吃不到。幕府不断“改易”、“减封”,多年来累积已160余万石,失籍武士日渐增多,找不到事做,只能忍饥挨饿,疲惫不堪。唯一得利的,只有鸿池、三井、住友、淀屋这些特权派,他们花天酒地,挥霍无度,对将军和天皇隐瞒真实的国情,简直岂有此理!

    不过,如此大势之下,他逸见要之助这么一个小人物,又能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靠帮着东岸人做事,招募失籍武士,才能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他只能凭着自己的良心,尽全力帮助一下那些可怜人,让他们有个去处,有点事做,不至于饿毙街头。

    我真的是太难了!

    “韩总,最近又要招揽大批人手,可是南方有事?”喝完酒后,酒量甚浅的逸见要之助顿时脸红了,就连问话的声音都提高了三分。

    “逸见君,不该打听的就不要乱打听,这对你没好处。”韩赝春板起了脸,说道。

    “是我失言了。”逸见要之助低下了头,说道。

    “不过,逸见君也是我们的干部,有些事情你也有资格知道。”这个时候,韩赝春忽又一笑,说道:“是的,你猜得没错,是南方有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到处缺人,缺得很厉害,不得不到这边想办法了。这样,一会我会给你批五万圆,作为你活动的经费。省着点花,我给的是法币,你想办法换成公方的新币,能用得久一些。”

    逸见要之助闻言点了点头,再无多言。他明白韩赝春的意思,五万金圆券是一笔了不得的财富,币值坚挺,是硬通货中的硬通货,就连三井、住友、鸿池这些财阀们也喜欢储备一些,可见其价值。拿金圆券去招募浪人,委实浪费了,还不如换成幕府铸造的新币,五万金圆券足可以招募大几千人了。

    而说起幕府铸造的新币,那简直就是一个坑爹玩意。成色不足,粗制滥造,完全是内外勾结剥削百姓的产物。事情起因是幕府财政困难,亏空巨大,因此听信了特权商人的建议,改铸新币,降低成色,数年间就让幕府获利数百万两白银,铸币商们(金座、银座)也跟着大发其财。但这种劣质货币甫一面世,就因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