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西西弗斯式的反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千辛万苦的努力最后全部白费,这一刻王逸尘的怒火几乎能够把痛苦之河给煮沸了!他周身的神力波动也在这一刻再度爆发,化为冲天烈焰,几乎能把这冥界关卡的苍穹给捅一个洞出来!

    然而这种愤怒是无济于事的,痛苦之河丝毫不受王逸尘这强大神力的影响。在冥界规则的保护下,王逸尘这滔天的怒火对痛苦之河而言,不过是过耳轻风。

    痛苦之河依然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奔腾翻滚着,它的彼岸也依然存在于遥不可及的黑暗深处,并未有丝毫的改变。

    “我X,老子还不信了!”王逸尘也发了狠了,咬着牙齿,喉咙里挤出低沉的,如野兽般的嚎叫,红着双眼再次将手伸入了痛苦之河的河水之中,玩命的往前划行。

    这一次,王逸尘足足坚持了二十多分钟,而且划行速度极为惊人,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他已经划出了数十里!在神力无法起作用的情况下,仅依靠双手,在痛苦之河这种湍急的河流中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算是相当厉害了。

    然而,就在王逸尘的冥河之舟堪堪划行到河中心的地段时,一股特别凶猛的急流袭来,顿时就将载了活人负重过度的冥河之舟给拍打的差点没直接翻了!王逸尘手忙脚乱的一顿调整,才勉强度过了这次危机。

    但也就在他调整的时间里,湍急的河水已经将冥河之舟冲到了一个旋涡边缘。王逸尘顿时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连续经历了几次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的危机之后,王逸尘的冥河之舟已经被河水再次冲回了岸边,王逸尘的努力再告白费。

    网络上有句话叫,比吃苹果吃到虫子更恶心的事是什么?那就是吃到第二条虫子。套用这句话可以说,比极限的痛苦更痛苦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再给你来一次极限的痛苦。

    连续两次在极限的痛苦中功亏一篑,这足以令绝大部分人精神崩溃。尤其是第二次,王逸尘在咬牙承受住苦痛,自个没有放弃的情况下,却被一连串的意外和巧合给打败了,这看上去太像是一个阴谋了。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或许是哈迪斯,或许是BOSS,总之有个强大外力就是故意不让人完成这个关卡的,毕竟在能量和卡片都被彻底限制的痛苦之河中,要搞鬼戏耍冲关的游戏者,这实在太容易了。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多半就放弃了,连借口都是现成的——不是我不给力,而是那些大佬太狡猾太黑暗,故意耍我不让通关的,我小diao丝除了谴责一下还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傻X,非要被人家一次次的当狗耍?

    这种借口是如此有力,足够令一般人带着智者加勇者的骄傲离场了,并且可以理直气壮的嘲笑还在场的游戏者是傻X。

    然而王逸尘就是这样一个傻X!因为一般人看到的只是阴谋表象,而他看到的是规则的本质。

    王逸尘第三次向痛苦之河发起了挑战。这一次,他坚持了半个多小时,划出了近百里路,最后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猛烈黑风刮回了岸边。

    稍做休整,王逸尘第四次发起冲击。这次他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划出了数百里路,几乎已经看到痛苦之河的对岸了!但在最后关头,痛苦之河对岸突然涌现出了一大群亡灵,疯狂的跳入河中向王逸尘发起冲击。

    在不依靠神力和卡片的情况下,王逸尘很艰难的消灭了这群亡灵。但他的冥河之舟,却再一次被推回了原地。

    此时的王逸尘,已经完全没有什么人样了。他的神情已经无法用狰狞丑陋之类的字样来形容了,因为这些字眼根本不够给力。他此时的五官已经扭曲成了一幅毕加索的抽象画,看上去完全不似人类。

    他身上的汗也已经无法用“汗出如浆”,“大汗淋漓”之类的词语去形容了,因为同样不够给力。

    巨大的,近乎极限的痛苦让王逸尘身上的汗几乎已经有流完了。若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他浑身上下的毛孔中,已经有血丝和透明的气体在不断的朝外逸散。

    这是王逸尘体内的血气和神力正在不断流失,但他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纯粹是精神上的虚幻伤痛,便已经令他的身体真正出现了生理上的实质性反应,甚至连神力都无法抑制这种反应。

    可以想象,王逸尘在这几次冲击挑战当中,究竟受到了何等巨大的苦痛!而这样的苦痛,看上去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在古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因为帮助人类而触怒了宙斯,结果被宙斯用永远不能挣脱的锁链紧紧的捆缚在高加索山脉的岩石上,这让普罗米修斯永远无法入睡,疲惫的膝盖也永远无法弯曲,长年累月的忍受着风吹日晒。

    同时,还有一只饥饿的鹰每天都会来啄食普罗米修斯的肝脏,而普罗米修斯的肝脏还会无限重生,迫使他忍受永远没有尽头的苦痛。

    这是希腊神话中记载的,最为非人的惩罚之一。

    而现在的王逸尘觉得自个真是充分感受到了这个希腊古神的那种绝望的苦痛,都说我大天朝人擅长刑罚,现在看来古希腊人在这方面也是一点都不落后于人啊!

    王逸尘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普罗米修斯,并不是矫情的觉得自己很悲情,而是他在思考希腊神话中的一些内在逻辑。毕竟,这哈迪斯的冥界也是希腊神话的组成部分,其间要是有什么规则,必然也是会遵循希腊神话体系的内在逻辑的。

    希腊人似乎很喜欢创造那种“永远无法摆脱宿命”的悲剧式的人物或神灵。比如反复遭受折磨的普罗米修斯,比如反复推一块永远无法到达目的地的巨石的西西弗斯,等等。

    人跟宿命的冲突,这是希腊人比较喜欢玩的把戏,在他们看来,这种“在对抗宿命中的永无止境的失败和折磨”,才是一个人真正的考验,才是最大的苦难。

    永远,才是真正的痛苦。

    所以,这个痛苦之河上的摆渡,很有可能是真的永远无法抵达对岸。倘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