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 请问套路怎么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蜀山盟灵琼派,虽不如昆仑八派那般古意峥嵘、源远流长,但也是道门二流中数得上名号的中型门派,三年一度开门收录门徒,排队的人从山腰列到山脚,粗看也有千来号人。

    这些人肯定不能全部招收,按照灵琼派往日的经验,大概能收录五六十个三灵根四灵根的外门弟子,挖掘三五个双灵根的可造之材。

    至于单灵根和异种灵根的修行奇才,基本不会选择灵琼派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小门派。

    灵鸿子峨冠博带,大袖飘飘,一派得道高人的风范,哪怕面前的曾阿牛看起来就像一块朽木,他也保持着平易近人的态度。

    这年头,喜欢装逼的得道高人是招收不到门徒的。

    ‘负责第一道测试的弟子难道是吃白饭的!怎么啥货色都放进门来。’

    灵鸿子心里嘀咕,面部神色不动,接过曾阿牛双手恭敬递出来的报名函,一边喝茶一边看。

    “嗯,家世清白,世代务农,上有父母,下有姊弟,品行端正...嗯,还在学堂念过几年启蒙,真看不出啊。”

    后半部分是山门弟子给曾阿牛的测试结果。

    “啊!!!”灵鸿子一口热茶喷出来,眼睛瞪得老大。

    曾阿牛连忙走近两步靠过去:“仙长怎么了?”

    “咳咳~~~我没事,你且退后。”灵鸿子摆摆手,后面的内容也不看了,直接反过来放在桌子上,心里暗骂山门处的弟子玩忽职守,竟然连五灵根的废柴也放上来。

    “喔~~”曾阿牛摸着后脑勺,退回原位,一脸憨厚询问:“那...仙长,小子拜入贵派一事...”

    灵鸿子下意识按照惯例道:“年轻人,你资质还行,可惜差了点,与我灵琼派无缘,我这里有一卷基础功法,练之可强身健体,你这便去吧。”

    说罢灵鸿子递给曾阿牛一本简陋的小册子,这是灵琼派一百年前某位长老随手编撰的凡间功法,练之可强身健体,顺便为修行灵琼派道门法诀打基础,流传出去不会对自身产生什么影响,反而能够扩大自身弟子的基础。

    试想,如果有人无意之中得到灵琼派的基础功法,修炼之下发现十分适合自己,想要得到后面的部分,那还不得加入灵琼派。

    “喔,这样啊,多谢仙长赐予。”曾阿牛眼里流露出很明显的失望,捧着灵鸿子给出的小册子就离开了。

    没想到接下来一整天,成功招收的弟子竟然只有十来个,资质最好只是个三灵根,年纪还偏大。

    日暮收摊,灵鸿子回到门派驻地的时候,脸都黑了,揪着负责山门筛选的守静就是一阵教训。

    “师叔,我不是给你送了几个资质很好的门徒吗?”守静那个委屈啊,明明有几个根骨好到离奇,修为比他还高,可守静回来一看,竟然一个都没被选上。

    说到资质,灵鸿子怒气更胜,曾阿牛离开后,又有七八个五灵根的废柴,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也混到了自己跟前。

    “你不提也罢,你是怎么测试的?竟然让那个曾阿牛,还有另外几个五灵根混了进来,你要不说出个一二三,明天就去膳房劈柴!”

    守静更加委屈:“师叔,曾阿牛奇才啊,我还奇怪呢,你怎么不收他?”

    “呵呵~~”灵鸿子冷笑,“五灵根的‘奇才’?守静呀,你还可真替你师傅长脸,别解释了,明天开始,你就去膳房劈柴。”

    说罢灵鸿子甩袖便走。

    守静满脸惨淡,但还是很不解,明明检测到那个曾阿牛身上灵力充沛,稍加修炼直接练气筑基...

    可惜灵鸿子脾气暴烈,没给守静一个解释的机会,若是让灵鸿子得知曾阿牛身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八成悔到心魔复发。

    只见曾阿牛抱着仙长给的功法,一路下山,回到家里,面对父母殷切的目光,心里酸涩,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曾父道:“阿牛呀,灵琼的仙长怎么说,你被选上了吗?”

    曾阿牛摇摇头:“仙长说我还差了点。”

    曾父道:“怎么可能,会馆明明说你的资质很好,肯定能修仙呀。”

    曾父种了大半辈子田,眼睛虽然不识字,目光并不短浅,他深知种田没有前途,才让曾阿牛读书习文,就算不能考取功名,至少不会像自己一个做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夫。

    他口中的会馆,是指半年前修建在林泉县的天元会馆,名字听起来挺霸气的,犯忌讳带了个‘天’字,可县老爷抓都不敢抓。

    曾阿牛读书的时候,也不忘在县里打零工赚小钱,正好在会馆里打杂,会馆的馆长见曾阿牛体魄健壮,就传授了他一点儿元力功法。

    曾阿牛得到机遇,自然不敢懈怠,日夜勤修,但没有使用法门,曾阿牛除了感觉身体强壮多了,也没别的异变,直到前几天曾阿牛日常九个大周天转下去,突然出现一种朦胧的感觉,好像戳破了什么隔膜,整个人顿时变得不一样。

    当曾阿牛忧心忡忡找到馆长,馆长听完他的话,眼前一亮,说曾阿牛天赋异禀,凭着简陋的功法,半年不到,竟然突破黎明阶,成为曙光阶修士,愿收曾阿牛入会馆。

    曾阿牛回家跟曾父说起这件事,曾父考虑了一下,心里觉得,与其让阿牛加入一个看起来不怎么的会馆,还不如送曾阿牛去附近的灵琼派修行。

    这才有了今天这件事。

    曾父曾母满脸的失望,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